衍策

缘分到了文就会自己冒出来✍

(优散)背影

*联文产物

*烂尾警告






  这样的感情…叫做喜欢吗?

  

  秋冬之交正是寒风凛冽偶夹细雨的时候,一边吃着有些凉了的三明治一边躲过小路上的落叶攻击,优瓦夏突然想明白了自己在每周一早起抢座位的原因。

  都怪这该死的走班制度。隔壁班的班长最喜欢坐在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开学三周后这位置附近都很抢手,不早起完全抢不到。

  优瓦夏恨恨地咬了最后一口三明治把垃圾扔进左手边的垃圾桶,又加快了脚步向教学楼走去。

  

  七点零九分。

  四楼左数第二个教室。

  压下教室门把手往里一推。

  黑色书包被甩在第三排靠窗的位置。

  今天也坐在他后面了。

  优瓦夏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又从口袋里翻出一只签字笔。

  阳光透过枝叶缝隙投在前面少年的身上,白色衬衫上显出大小不一的光斑。

  每周一的第一节课,是盯着背影发呆的时间。

  

  优瓦夏知道这个少年叫散人。

  

  初二的时候优瓦夏因为父母工作变动搬家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因为有妹妹要照顾所以没怎么和同龄人接触,但也知道家附近有个传说中的别人家小孩。

  父母偶尔会提起来,这个叫散人的孩子,孝顺懂事成绩好,还很会讨长辈欢心。

  好奇也只是一瞬间,真正记住散人却是因为某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正好看到这家伙一个人荡秋千。

  “哥,你看,这不是那什么别人家孩子散人吗?!”

  优瓦夏顺着自家妹妹隐晦的手指方向看过去。

  书包被扔在一边的地上安静地当一个情绪发泄窗口,少年低着头,两手勾着秋千链子,大长腿一下一下地晃悠,夕阳砸在头上,彩云从肩膀开始绽放。

  “别瞎八卦。”优瓦夏弹了弹妹妹的额头,把头转过来。

  妹妹气鼓鼓地推了一下优瓦夏,又被优瓦夏扯了头发。趁着妹妹整理发型没注意,优瓦夏偷偷看了散人两眼。

  难得看到开朗的人一脸沮丧的样子,好奇心像猫爪子似的挠着优瓦夏的心窝。

  

  后来优瓦夏路过秋千的时候总会无意识地往那儿看一眼。

  偶尔也会看到别人家孩子,或戴着耳机在秋千上摇头晃脑,或抱着书包抬头望天发呆。

  说不上感兴趣,但也觉得有意思。

  看到了就观察一会儿,没看到也完全想不起来有这么一号人物。

  可是放学回家路上望向秋千的习惯已经改不了了。

  

   眼睛追随他也成了习惯。

  

  高中是走班制,因为散人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经常坐在班级后方角落的优瓦夏才发现这个别人家孩子和自己周一早上第一节课是在一个班上的。

  刚开始优瓦夏也像原来一样在暗中观察。

  他低着头思考的样子,他奋笔疾书的样子,他蹙着眉听讲的样子,他走神发呆的样子,他的千面都尽收眼底。

  然后莫名其妙越坐越近了。

  甚至还为了坐的近一些早起。

  幸运的时候坐在正后方,微风吹过带来少年衣服上的清爽肥皂香味。

  优瓦夏在心里勾画着,自己的手穿过散人柔软的发丝贴在他头皮上引起阵阵战栗,又或是借理一下衣领的理由手顺着领子抚上脖颈用指腹摩挲。

  虽然。

  优瓦夏一件事也没做。

  

  任由着,花谢草又盛,秋去春又来。

  

  只是望着,少年的头发长了又短,衣服厚了又薄,挺直了身板的背影却是无甚变化。


沙雕雪人⛄️和沙雕的我💃

杂七杂八合照

置顶2.0

*校园暗恋流选手

*寻粮请戳合集

*很感谢曾经支持着以及现在仍然鼓励着我的大家。

[2018/12/2][优散文解构分析][安利向]消逝于青空-衍策

✧*。٩(ˊωˋ*)و✧*。


航行至岸Yuiko:

 @小熊软糖ε٩(๑13 这个人,我给写了一万字文还不知道满足,赶我过来写评论,差评!


打了半天“衍策”才想起来你改过名字了……


作为一条,怎么说,历来想写校园一直都没写的咸鱼,我很多时候会想起策老师的文字。当然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开点文的时候总要插进一脚说各种各样的校园。


不得不说青春是个值得的年龄段,怎样闹腾都不为过。当然策老师偏好小男孩这也可能是个理由。看她写东西很少有访哥或者话总那种明知很刀,却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气概,因为你们策老师永远会用一种温柔的语气去写最后无疾而终的故事。


是哀而不伤,华而不妖。


酷哥三人组里面,其他两位会在以后文评的时候具体提及,策老师的文是最有保障的。很想雨过青山的姿态,知道没有什么可以愁的,知道还有大好年华去浪费,知道生命是一个大写无解,却义无反顾。


我心里的优散是“既有雨后青山的轻灵,又有莲生满池的华丽”,自认为是个笔下繁文废话连篇的掉书袋,且看你清水芙蓉郁郁葱葱。


我到底在写什么???写个正常长评真的好难你将就一下。。。


另:我真的真的也不太想写那个生贺后续,至少你等我上完抗战史民国史,,再说。






以下:消逝于青空全文解构分析



电车驶过惊起三两只麻雀扑棱着翅膀飞向不远处的小矮房,长长的伞柄尖不小心点在地面凹陷的小水坑里溅开一二滴水珠,散人恍惚忆起年少时光都是晴空万里。



开头部分的环境描写我就得很好,很合青春题材,是很喜欢的feel,伞柄尖点在凹陷的感觉很细致,是生活里本来就见过的场景,几乎无意识的小动作。


有《言叶之庭》的感觉。







散人第一次见到优瓦夏是在初三那年的冬天。


那天是个难得的暖阳天,雪融化后的地面湿漉漉的,水分蒸发又带走了为数不多的暖空气。散人从家门口出来哈了口气暖暖手,再一抬头就看见转角处一个少年把手伸进前面少女的脖子里,接着整个巷子就回响着少女气急败坏的吼声和少年爽朗的笑声。


“优瓦夏你有病啊?!”


哦,叫优瓦夏啊。


散人整了整书包带,把手握拳插进大衣口袋里。


冬天真冷啊,即使有太阳。



……一如既往的皮这些毫无意义,喜欢介个样子。







 高一结束后分班结果就出来了,交际花早早建了班群,散人加进去后在管理员里看到优瓦夏的名字,猛然间想起那个冷的要死的冬日,出于某些不知所谓的心思,散人发送了好友申请。


大抵是新入班级,优瓦夏来者不拒,不过半分钟就同意了好友申请,散人傻傻地看着对话框发了半小时的呆,最后眼睁睁地看着优瓦夏头像变灰,也没憋出半句问好。


第二天再去问好肯定很奇怪。


第三天就更奇怪了。



“看着对话框发呆”好可爱哦,“眼睁睁看着头像变灰”好怂,,,







高一刚结束还是一群喜欢热闹的孩子,班群天天都聊得火热,特别是优瓦夏出来说话的时候,出现的女孩子都变多了。


一个不熟的男生去看另一个男生的空间一定很奇怪。


散人咬咬牙,充了个黄钻。


缩在椅子里,颤抖着手点开优瓦夏的空间,在空调房里硬是憋出一身火气。


“主人设置了权限,你可以申请访问”


散人莫名松了一口气,又带着一丝怅惘,退出了优瓦夏QQ空间的页面。


  


这个夏天就在吃不完的西瓜里过去了。



你知道奇怪还去充黄钻你真是没有救了阿散!!阿爸对你hin失望!!优瓦夏个熊孩子人间不值得的啊!!!14年开始就看鬼畜哲学的人能是个好人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直到快开学时,散人因为手机卡顿不小心点进了优瓦夏的空间,才发现自己可以访问了。


这个晚上,散人失眠了。


优瓦夏为数不多的说说下,女孩子们的或明或暗的小心思一览无余。


散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优瓦夏有多受女孩子的欢迎。



不仅要和内心争斗还要和女孩子争斗,前途渺茫QAQ


八过,散老师胸大。。。


那些喜欢优都清醒一点啊!我要在这里cue一下西兰花夕岚





开学后优瓦夏成了班长,散人凭借上学期优异的成绩与出众的办事能力成为了副班长。


两人自然而然就有了交流。


也不知是谁先靠近的谁,不过半学期,两人就成了公认的“一方在另一方肯定在”的好友。


虽然相处起来无非是一边被欺压一边帮人挡桃花,但散人渐渐在追逐中感受到优瓦夏对他的回应。


比如,在他打完篮球后给他递了一杯自己喝过的水,当然,只有一次——在那个艳阳高照的下午。


  


冬去春来,毕业近在眼前。



口意


好了我知道要*了但我还想苟一下。







“优瓦夏,你要考哪个大学?”


两人并排坐在单杠上,一人戴一边儿的耳机听歌,春风卷过单薄的衬衫引起一阵颤栗,散人切了首歌,在柔和前奏响起时突然发问。


优瓦夏跟着音乐节奏晃腿,听到散人的话后抬起了头,极远处的山融在无云的青空里。


没有得到回答,散人也没有再问,他学着优瓦夏的样子抬起头,可是除了那深青色的天,他什么都看不见。


他当然看不见。


从再次遇见优瓦夏的那刻开始,他的人生就在围着优瓦夏打转。





青空染上绯红。


夕阳踏着彩霞强势地占领了眼前的半片天,耳机另一边的主人已然无踪影,散人把没了电自动关机的MP3收进口袋里,跳下了单杠,刚冒出头的新草随风晃了晃脑袋。


  


少年仿佛在一夜之前成长,下定了决心,趁着最后的时间冲刺,终于成功在国际机场和家人告别。


此时已是青年了。


  


后来他和他便失了音讯。



肆无忌惮的青春,不敢说出口的话,无意识的错过,先爱上先输的法则。





当散人从紧凑的相亲安排中出逃到这个海滨城市时,樱花开的正正好,只是时常飘着小雨,阴沉沉的天衬不出樱花的粉。


路过便利店忍不住买了把看着还算顺眼的伞,不想一出店雨又停了。


前方的道路提示电车即将驶过,散人停下脚步,抬头看向乌云散了些许的天。


  


原来他的年少时光和他的他都消逝于青空了。



结局如此。






FIN.

有没有人…很喜欢我的文…(悄悄)


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让我知道一下吗_(:з」∠)_


*4见见给我的!!!!!

「“优瓦夏,你要考哪个大学?”
  两人并排坐在单杠上,一人戴一边儿的耳机听歌,春风卷过单薄的衬衫引起一阵颤栗,散人切了首歌,在柔和前奏响起时突然发问。」——消逝于青空

(优散)消逝于青空

*4联文
*4青春




  电车驶过惊起三两只麻雀扑棱着翅膀飞向不远处的小矮房,长长的伞柄尖不小心点在地面凹陷的小水坑里溅开一二滴水珠,散人恍惚忆起年少时光都是晴空万里。

  

  散人第一次见到优瓦夏是在初三那年的冬天。

  那天是个难得的暖阳天,雪融化后的地面湿漉漉的,水分蒸发又带走了为数不多的暖空气。散人从家门口出来哈了口气暖暖手,再一抬头就看见转角处一个少年把手伸进前面少女的脖子里,接着整个巷子就回响着少女气急败坏的吼声和少年爽朗的笑声。

  “优瓦夏你有病啊?!”

  哦,叫优瓦夏啊。

  散人整了整书包带,把手握拳插进大衣口袋里。

  冬天真冷啊,即使有太阳。

  

  高一结束后分班结果就出来了,交际花早早建了班群,散人加进去后在管理员里看到优瓦夏的名字,猛然间想起那个冷的要死的冬日,出于某些不知所谓的心思,散人发送了好友申请。

  大抵是新入班级,优瓦夏来者不拒,不过半分钟就同意了好友申请,散人傻傻地看着对话框发了半小时的呆,最后眼睁睁地看着优瓦夏头像变灰,也没憋出半句问好。

  第二天再去问好肯定很奇怪。

  第三天就更奇怪了。

  

  高一刚结束还是一群喜欢热闹的孩子,班群天天都聊得火热,特别是优瓦夏出来说话的时候,出现的女孩子都变多了。

  一个不熟的男生去看另一个男生的空间一定很奇怪。

  散人咬咬牙,充了个黄钻。

  缩在椅子里,颤抖着手点开优瓦夏的空间,在空调房里硬是憋出一身火气。

  “主人设置了权限,你可以申请访问”

  散人莫名松了一口气,又带着一丝怅惘,退出了优瓦夏QQ空间的页面。

  

  这个夏天就在吃不完的西瓜里过去了。

  

  直到快开学时,散人因为手机卡顿不小心点进了优瓦夏的空间,才发现自己可以访问了。

  这个晚上,散人失眠了。

  优瓦夏为数不多的说说下,女孩子们的或明或暗的小心思一览无余。

  散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优瓦夏有多受女孩子的欢迎。

  

  开学后优瓦夏成了班长,散人凭借上学期优异的成绩与出众的办事能力成为了副班长。

  两人自然而然就有了交流。

  也不知是谁先靠近的谁,不过半学期,两人就成了公认的“一方在另一方肯定在”的好友。

  虽然相处起来无非是一边被欺压一边帮人挡桃花,但散人渐渐在追逐中感受到优瓦夏对他的回应。

  比如,在他打完篮球后给他递了一杯自己喝过的水,当然,只有一次——在那个艳阳高照的下午。

  

  冬去春来,毕业近在眼前。

  

  “优瓦夏,你要考哪个大学?”

  两人并排坐在单杠上,一人戴一边儿的耳机听歌,春风卷过单薄的衬衫引起一阵颤栗,散人切了首歌,在柔和前奏响起时突然发问。

  优瓦夏跟着音乐节奏晃腿,听到散人的话后抬起了头,极远处的山融在无云的青空里。

  没有得到回答,散人也没有再问,他学着优瓦夏的样子抬起头,可是除了那深青色的天,他什么都看不见。

  他当然看不见。

  从再次遇见优瓦夏的那刻开始,他的人生就在围着优瓦夏打转。

  

  青空染上绯红。

  夕阳踏着彩霞强势地占领了眼前的半片天,耳机另一边的主人已然无踪影,散人把没了电自动关机的MP3收进口袋里,跳下了单杠,刚冒出头的新草随风晃了晃脑袋。

  

  少年仿佛在一夜之前成长,下定了决心,趁着最后的时间冲刺,终于成功在国际机场和家人告别。

  此时已是青年了。

  

  后来他和他便失了音讯。

  

     当散人从紧凑的相亲安排中出逃到这个海滨城市时,樱花开的正正好,只是时常飘着小雨,阴沉沉的天衬不出樱花的粉。

  路过便利店忍不住买了把看着还算顺眼的伞,不想一出店雨又停了。

  前方的道路提示电车即将驶过,散人停下脚步,抬头看向乌云散了些许的天。

  

  原来他的年少时光和他的他都消逝于青空了。

300fo惹🙇

点文安排🙇

评论选一个写🙇

球球评论各位认清我是个校园暗恋选手?)

(优散)ふわふわ

*4过年的点文

*卑微还债

*选择了TR同学点的梗~




  银杏叶不知何时开始飘落,迎面而来的风已带了冬季的气息。

  散人从书包里掏出临行前妈妈放进来的围巾哆哆嗦嗦地围上,接着就把手塞进蓝黑色的校服口袋里加快脚步朝学校前进。

  距离上一次见到优瓦夏已经过了四个月,但散人还记得这位他专属的网络喷子在现实中却是个有点认生但很爱笑的甜筒收割机——虽然说吐槽起他来依然不留情。

     最近老是下雨,这家伙有没有好好带着伞?感冒了可是很不舒服的。

  想着想着突然觉得头上痒痒的,仿佛有什么东西钻了出来,散人摸了摸头顶,心思又不知道偏到哪儿去了。

  

  中午午休的时候,散人鬼使神差地掏出了小灵通,意外地发现自己收到了优瓦夏的短信。

  「周六一起去买辅导书」

  “!”

  今天是周四,再过一天多就能见面了!

  散人心想。

  晚上一定要给他打电话确定行程。

  

  “喂?”

  散人蜷缩在椅子里,身前一本写满日程的笔记本摊开着,一支开了笔盖的钢笔压在上面,暖黄色的台灯光照亮了桌面一角,散人认真比对着早就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郑重其事地按下拨号键,眼见电话接通才小心翼翼地把小灵通放到耳边。

  电话那头传来了有些失真的青年音,带着刚沐浴完的慵懒感,给予了散人的心脏一个暴击,“嗯?”

  “…周六,嗯,下午一点书城门口见可以吗?”

  “散老师,哪个书城?我记得有个在你家附近吧。”

  散人的左手松开了小灵通,食指指腹蹭了蹭鼻头,又放下来用掌心摩挲着膝盖,“啊嗯嗯,是有一个。”

  “那买完正好回你家自习。”

  “行啊…对了,你们数学开始第二轮复习了吗……”

  散人换了个手接电话,右手一解放出来就拿起笔画泡泡。

  和优瓦夏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个长达8分钟的电话,散人把一整面儿的日程都画上了大大小小的泡泡。

  挂了电话以后,散人给小灵通设了闹钟,还在台历的周六那一小格用荧光笔写上了大大的“见面日”。

  

  “这孩子,怎么一吃完饭就钻屋子里去了。”散妈妈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嘟囔着,却不知她的宝贝儿子此时如待嫁的姑娘家一般对着衣柜东挑西拣。

  好不容易挑好了衣服,散人赶紧跑进卫生间里撸头发,手上还拿着四五只眼镜。

  “散宝!还不出来啊?你同学都在外面等着了!”

  听到妈妈的喊声散人心里一惊,摸了摸鬓角视死如归地推开卫生间的门。

  优瓦夏穿着黑色风衣站在玄关斜靠在墙上低头玩手机,听到门开的声音抬起头,正对上散人满是笑意的眼睛。

  更引起优瓦夏注意的是散人松软的头发旁那一对长长的垂耳兔的耳朵。

  优瓦夏收起手机,把手放进口袋里,“收拾好了吗?走吧。”

  “啊…等下!”

  散人跑进房间拿了书包,走到玄关附近优瓦夏才开了门。

  蹲下身穿鞋子的散人感到头发动了动,心道优瓦夏的手离自己头发还有点距离,大抵是风吹的,殊不知优瓦夏悄悄用指尖蹭了蹭兔毛。

  

  优瓦夏一直以为“互相喜欢的人能看到最先动心的人的兽耳”是都市传说。

  但是大概也不全对,至少就优瓦夏的观察来看,这小傻蛋儿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双兔耳朵。

  优瓦夏落后散人半步,忍不住对眼前一晃一晃的兔耳朵上下其手。

  “优瓦夏,你有没有感觉今天风好大?”

  散人突然回过头,优瓦夏迅速收回手,“没有。”

  散人狐疑地挠了挠头发,把头转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又突然回头看着优瓦夏,“老走我后面干嘛,一起走啊。”

  优瓦夏背在身后的手狠狠地握了握拳。

  “哦。”

  答应是答应,脚却不动半分。

  散人没法子,拉过优瓦夏的手就往前带,优瓦夏转了转手腕,没挣开,就任由着小傻蛋把自己带沟里。

  

  “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散人泫然欲泣,“你也不提醒我!”

  “傻蛋儿。”

  “你还骂我!!”

  优瓦夏叹了口气,挣开散人的手又反握住,“往这儿走。”

  “喔……”

  

  等挑完辅导书已经快到晚饭的点了,出于把人带进沟里的愧疚之情,散人请客了优瓦夏一杯波霸奶茶。

  优瓦夏左手拿着奶茶,右手握住散人的手放进自己风衣口袋里,把吸管凑到散人嘴边,对上散人呆滞的眼睛,情不自禁勾起了嘴角。

  “傻蛋儿,喝不喝?”

  “…喝…”

  “男朋友要不要?”

  “…要!!”

  “傻蛋儿w”

  

  日历上荧光笔的痕迹成了打底色,上面是用黑笔写的小小的一排字——“拥有了男朋友的日子”。

  头顶上冒出来的,是爱情啊。